广西热线 - 广西地区最专业的新闻热线站!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娱乐新闻 > 明星访谈 > 内地明星访谈 > 李小冉:我的野心 都用在把角色演好这事上了

李小冉:我的野心 都用在把角色演好这事上了

发布时间:2022-06-22 15:46:48 来源:新京报 作者:刘玮
“我可能不会为野心付出我的所有,但当有一个好剧本找到我时,我会有野心把它完成到最好。”

李小冉说,她从没有年龄焦虑,反而这些年遇到的角色比以前更丰富了。 受访者供图

李小冉说,她从没有年龄焦虑,反而这些年遇到的角色比以前更丰富了。 受访者供图

电视剧《林深见鹿》中,简艾提出离婚让很多观众感到困惑,但李小冉说她能理解简艾为何做出这个决定。 图片来自该剧官微

电视剧《林深见鹿》中,简艾提出离婚让很多观众感到困惑,但李小冉说她能理解简艾为何做出这个决定。 图片来自该剧官微

入行二十多年,李小冉塑造了众多经典的荧屏形象。民国剧《来不及说我爱你》中,她是温柔娴静独立的尹静琬;都市剧《大丈夫》里,她是不畏年龄差距,敢于追求真爱的顾晓珺;古装剧《庆余年》中,她是集美貌智慧与心狠手辣于一身的长公主;现代剧《今生有你》中,她则是勇敢、坚强的单亲妈妈谈静。

日前,在东方卫视热播的电视剧《林深见鹿》中,李小冉再一次塑造了一个美丽而坚强的女性,倔强、敏感的女主角简艾。尽管演绎了很多或孤傲清冷,或多愁善感的角色,但李小冉生活中却是一个快人快语,做事干净利索的人。顶着“盛世容颜”的美貌,李小冉却从来没觉得自己有多美,反而从小有着男孩子般淘气的性格。而她在拍戏这件事上也显得很“随心所欲”,不管戏份多少,只接自己喜欢的角色。

不少女演员都有年龄焦虑,李小冉却坦言,自己完全没有这方面的压力,“我接到的剧本反而比之前更丰富,角色人物也更难把握,更有挑战性,也更能让我体会到作为一个演员的乐趣。”

《林深见鹿》

简艾不是矫情,能理解她为何提出离婚

《林深见鹿》开场,靳东饰演的男主角林绍涛与李小冉饰演的女主角简艾就离婚了。没有出轨和家暴,也没有价值观的分歧和柴米油盐的消耗,简艾只是觉得,这不是她理想的婚姻。离婚后,两人在相爱相杀的职场斗争中,重塑爱情,挽救婚姻。李小冉坦言,《林深见鹿》吸引她的地方在于,这部剧讲述的是情感与职场的故事,虽然初期的简艾有些矫情、挺讨人厌的,但她后来有所转变。简艾表面看上去高高在上谁都不理睬,实际上,不管是为自己的母亲、前夫、闺蜜,或是公司,都在倾尽所有的付出。

尽管很多网友对简艾坚持离婚的行为表示困惑,李小冉却认为,表演时她会一直把自己带入到角色中,是可以理解简艾的。在她看来,简艾和林绍涛之间是有爱的,简艾不是因为不爱而离婚,而是觉得在这段婚姻中一直受着深爱着她的男方的安排,男方也没有错,他觉得这一切都是为了简艾好。“但我觉得当一个人没有自我意识,所有的行为和行动轨迹都要受别人安排时,她心中必然会有一种危机感,认为自我价值得不到体现。简艾也曾任职于全球500强企业,本身是很有工作能力的,因为婚姻放弃了工作10年,她是很想再去拼搏的。她不是公主,不需要被别人保护起来,我能理解她。”

除了人物的吸引外,搭档靳东也是李小冉接下这部剧的一大原因,“这之前,东哥(靳东)就找我说过想一起合作,但都因为档期问题没能配合上。这一次东哥再次找到我,我也非常想和东哥合作,这些都是吸引我的地方。”对李小冉而言,这也是她第一次演职场戏,有很多专业术语比较拗口,“像是剧里的运营部、人事部、行政部,很多部门我都分不清。拍的时候容易说乱,东哥就一遍遍不厌其烦地教我这些部门是做什么的。”

自我的选择

选角色的标准,从来不是戏份多少

“在选择角色上我还是比较自我的,不管戏份多与少,我只接我自己喜欢的。”李小冉说。

今年年初,电视剧《今生有你》首播就在央视八套创下高收视率,主演李小冉和钟汉良相隔12年后再度成为观众心中经典的荧屏搭档。与以往聚焦于年轻男女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不同,《今生有你》在最初就将角色的年龄定位在中年,这一点也与《林深见鹿》不谋而合,两部剧都描绘了步入成熟阶段后,伴侣之间感情变迁的心路历程。在李小冉看来,少年的爱情也很甜,是那种勇往直前、不顾一切的爱,但中年人的爱更克制,是抑制的,是在隐忍中爆发的,这种力量其实更扎心,“有的时候是爱而不得,有的时候需要权衡很多。”

很多观众说,从《林深见鹿》里简艾的感情故事中看出了偶像剧的味道,在李小冉看来,小时候看剧只觉得好看或不好看,喜欢或不喜欢,现在大家会冠以一个头衔,比如中偶、甜宠、古偶,但她对这些名称不是很感兴趣。“对我来说,是接到一个我想去演的剧本,想去演好的一个剧本,仅此而已。”

李小冉说,自己当时转行做演员,虽然没有一夜爆红,但从出道到现在出演的多是女主角,可遇见很喜欢的角色即便是女二或戏份很少的角色,她还是会要求去演。“我觉得我是可以驾驭自己的演艺道路的,而且演戏的过程中提高自己的演技和自信是让我特别快乐的。”比如她曾经为更加贴近一部作品中的中年单身母亲形象,做了很多设计,除了为人物增肥、了解单亲妈妈的心路历程外,还特意在体态和表情上做了一些调整,包括表演的时候微微驼背,嘴角向下一点点……人物状态应该是略带憔悴的,所以当后期给她加上滤镜和磨皮时,她立刻表示反对,“滤镜和磨皮不是这个人物应该有的状态。”

表演的乐趣

用人生百态,反哺表演与角色

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,李小冉就读于北京舞蹈学院。毕业后,她顺利被东方歌舞团选中。当年,能进入东方歌舞团,可以算是所有就业选择中最好的结果了。李小冉进团后,就不断有人建议她向演艺圈发展。1996年,她在电视剧《保镖之翡翠娃娃》里饰演了一个小角色慕容白,由此踏入演艺圈。

2001年,赵宝刚导演的电视剧《像雾像雨又像风》开播后引发观剧热潮,李小冉也因在剧中饰演家道中落、个性倔强高傲的舞女安琪获得了大量关注。她将安琪身上的一世孤独、孤芳自赏展现得淋漓尽致,优雅、倔强的安琪至今是很多人心头的“白月光”。此后,李小冉塑造的众多人物中都或多或少带着些直爽、果敢、敢爱敢恨的气质,就如同当时身边人都反对她从歌舞团辞职,她却毅然决然地踏进了前途未卜的影视圈一般。李小冉说,人是要遵守自己的初心的,她认定的事情就没有动摇过,“我本身性格就这样,我也没有想过改变。”

对李小冉而言,当时对跳舞的热情远不如在塑造各种人物中经历不同的人生体验高。从跳舞转到表演,真正让她爱上这个行业的是电视剧《别了,温哥华》。她回忆,拍摄该剧时,导演赵宝刚一直说她不用功,天天就是玩。结果拍完那部戏后,赵宝刚说,“李小冉开窍了呀”,被他这么一鼓励,李小冉立马有了斗志,开始认真揣摩人物。从那部戏之后,李小冉才真正体会到表演的乐趣。“可能我的内心成熟得比较晚,到那一年我才能感受到人世间很多酸甜苦辣,我觉得我是从那一刻开始爱上演戏的,想为之奋斗。”

在经历了《别了,温哥华》后,李小冉意识到,演戏已不再是自己养家糊口的手段,反而在其中找到了乐趣。而伴随着年龄的增长,她也逐渐看到了人生百态,把这些感受放在戏里和人物里。对李小冉而言,也是演戏和生活的一种双向促进。

对 话

新京报:简艾的性格和你有相似或有特别不像的地方吗?

李小冉:我和她特别不像,大家可以从花絮里看出来,在片场就是我平时的自己。简艾会演得偏向于有点儿压抑吧,演员就应该去驾驭任何角色,跟自己原生性格相反反而更有挑战性。

新京报:故事开篇,简艾和林绍涛便离婚了,有网友表示,不太能理解简艾为什么一定要离婚?当看到剧本时,你能理解简艾的行为吗?

李小冉:这也是大家在围读剧本时质疑的一个问题,但现实生活中我也看到过一些人会有类似的经历。现在有个词是“熟年离婚”,没有外在的影响,在外人眼里两个人是令人羡慕的神仙眷侣,但其中一方却提出离婚。我觉得是婚姻中一种熟悉的疏离感,不想再和对方走下去,同在一个屋檐下没有真实情感的交流的“单人生活”会让人心生哀怜,到头来也许更多的就是不欢而散。这也是简艾想要追寻自我价值的一种体现吧。

新京报:剧中两人离婚后也经过了重新认识、接纳对方的阶段。现实生活中,你认为让爱情、婚姻保鲜的方式可以从哪些方面做努力?

李小冉:简艾和林绍涛的爱情是电视剧,会更戏剧化。生活中,两个人要及时沟通,有分享的快感。要一同进步,有相同的审美这些细节,才能让爱情保鲜。

新京报:少女时期的你和现在相比,爱情、婚姻观有什么变化吗?

李小冉:没什么变化,看自己的感觉,对了就是了。不对的人,再对我好也不是我需要的那个人。

新京报:你演绎过很多气质坚定、清冷的角色,自己有偏爱的角色类型吗?

李小冉:我喜欢《风筝》里的林桃,刚开始这个戏是找我演女一,但我看完剧本并不是很喜欢女一的戏,我更喜欢林桃。一个女人只有十集的戏,但却是她的一生,经历了很多不同的阶段。在演绎上我还是比较自我的,不管戏多与少,我只接我自己喜欢的。

新京报:目前有没有什么类型的角色是你一直没有演过,很想尝试的?

李小冉:在不同背景里的每一个角色。就比如,不能说我演过一部谍战戏后,就不再演谍战戏了,一个角色就算放在同一个历史年代下也会有不同的呈现。还有剧本、班底、对手演员,这些都是我选择一部戏的综合因素,不是一个角色单独吸引我。

新京报:你认为自己是有野心的女演员吗?

李小冉:我可能不会为野心付出我的所有,但当有一个好剧本找到我时,我会有野心把它完成到最好。

新京报:不拍戏时一般会做些什么?自己向往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?

李小冉:就会随意生活,想干嘛干嘛。

新京报:回望这些年,你会觉得岁月给你带来一些什么改变吗?

李小冉:感觉自己没有什么改变,还挺幼稚的。

新京报:大家看这部剧最多的感叹就是,李小冉这么多年怎么一直这么美。“美”一直是你身上的一个标签,可能也会因为“美”让大家忽略掉你其他方面的一些努力和进步,你有过这方面的困扰吗?

李小冉:“美”这个词在每个人心中的定义不一样。我从小就没有觉得自己有多美,有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还行,但有时候觉得自己也不太行。从开始拍戏,我就没有很在意过自己的容貌,我希望我在剧中所有的行为展示都是贴近人物的,包括容貌。就比如我刚拍完的电视剧《我们的日子》,从20多岁演到40多岁,每天都会化眼袋、法令纹、老年斑,拍摄的时候也没有反光板和灯光的辅助,拍出来是会显老的,但我觉得这是贴近人物的。我给自己的定义是做一个会拍戏的好演员,我在意的是观众评价我的演技。

新京报:女演员容貌太美很容易被当成“花瓶”,你介意这种既定印象吗?

李小冉:还真没什么人把我当“花瓶”,别人怎么说我的容貌其实无所谓,说我美丑的,我心里会有一点点的波动,但我更介意别人评价我的演技。

新京报:生活中,你会有一些什么特别的保养方法吗?

李小冉:保养啥,都一个礼拜没敷面膜了。特别懒。

  • 关键词浏览:
  • 李小冉
  • [视频]赵小棠日暮花火写真好浪漫 一身撞色穿搭手拿仙女棒显温柔
  • 4日,赵小棠日暮花火写真释出,她一身撞色穿搭活泼灵动,手拿仙女棒温柔浪漫,笑容甜美,夏日氛围感满满。...

  • [视频]刘畊宏问大家为什么爱上vivi 被调侃炫妻秀恩爱
  • 刘畊宏微博发文,向网友发问“为什么越来越多人爱上vivi(刘畊宏妻子王婉霏)”。...

  • 全国政协委员张凯丽:文艺工作者不能只赚快钱
  • 她在提案中呼吁文艺工作者应该踏踏实实沉下心来精雕细琢作品、人物形象,而不能想着只赚快钱。...

  • 不靠颜值靠演技 大器晚成的大叔们开启霸屏模式
  • 最近两年,影视圈的风向似乎变了:电视台播出的剧集逐渐放弃让流量艺人当主角,进而大量起用实力派演员担纲主演。...

  • 《司藤》后,悦凯影视同班底打造《如月》
  • 2021年对影视行业而言,是挑战也是机遇:现实题材的崛起,悬疑剧的黑马效应,中小成本剧集的异军突起,以及观众口味向现实化叙事视角的转移等,都在增加内容制作的不确定性。...

  • 对话辛芷蕾:最美表演是正能量的输出和表达
  • 来到《最美表演》的舞台上,辛芷蕾演绎了一段虽然简单但是展现了年轻人普遍心理状态的故事。...

  • 制片人唐丽君:国剧出海 关键是国际化视野创作
  • 要想剧集真正“走出去”,不但要理解我们自己的传统文化,同时了解西方文化的历史,全球文化的发展,“知己知彼,打开新思路。”...

  • 《在希望的田野上》中扮演乡村女教师 安悦溪新剧突破“少女”标签
  • 提起安悦溪,在观众既定印象里,是个古灵精怪、充满青春活力的姑娘。她凭借不俗的演技,塑造了不少令人难忘的角色,很多观众更是因为“糖宝”一角爱上了她,亲切地称呼她“百变精灵”...

  • 盘点一夜爆红后却销声匿迹的八大明星,看看都有谁?
  • 娱乐圈看似门槛低,但是进来以后想要爆红也不是这么容易的,很多艺人为了红都不择手段,但是其中除了要靠实力,也是夹杂一些运气成分的,所以爆红绝对不是一件易事。...

  • 《乔家的儿女》收官,少年演员都是如何选出的?
  • 《乔家的儿女》于8日晚收官,饰演乔家孩子童年时期的小演员们也很招观众喜欢,这些小演员是怎么找到的呢?...